问鼎白宫要花多少钱?克林顿夫妇40年筹40亿美元

问鼎白宫要花多少钱?克林顿夫妇40年筹40亿美元

问鼎白宫要花多少钱?克林顿夫妇40年筹40亿美元

民众冒着严寒抗议美国大选成为金钱选举。
民众冒着严寒抗议美国大选成为金钱选举。
制图杨仕成
制图杨仕成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日报道,距离美国大选仅剩6天,两名候选人的民调差距缩小,全球金融市场2日开始受到影响。当天,美元和石油价格下跌。这显示,目前市场认为这次大选的结果十分难测。最新的民调显示,共和党的特朗普与民主党的希拉里在民调上的差距逐渐缩小。美国广播公司(ABC)与《华盛顿邮报》联合进行的民调甚至显示,全美范围内,特朗普领先希拉里1个百分点。不过,路透社和益普索的民调显示,希拉里仍然领先特朗普6个百分点。

  “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一是金钱,第二个我就记不得了。”每一轮美国总统大选,100多年前竞选专家马克·汉纳的话总会被媒体反复引用。

  2016年,特朗普的崛起猝不及防,让这届大选看上去很不一样。但就选举“吸金”指数看,固定戏码却仍然还在。传统“金钱选区”依旧傲视各州,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为富豪提供撒钱利器,克林顿夫妇苦心经营40年的筹款网络大显身手,“自己买单”的特朗普却被曝靠参选赚钱……各路资金苦苦寻找各种合法渠道渗入政治网络,掀起了一场场狂欢。
克林顿40年“筹款网络”

  从克林顿参选之初,克林顿夫妇同华尔街大金主的密切联系就引起各方质疑。党内对手桑德斯、共和党阵营一直抓住这一点对克林顿展开攻击。

  然而,只盯着华尔街,显然小看了克林顿夫妇的惊人筹款能力。《华盛顿邮报》此前刊发报道,专门揭露了这对夫妇苦心经营超过40年、触角涉及全美的秘密筹款网络。

  据报道,从克林顿夫妇政治起家之地小石城到华盛顿再到全球众多角落,两人建立的筹款网络在40年间,已经为其政治及慈善事业捐赠资金超过40亿美元。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克林顿自参加竞选以来,共参加超过400场筹款活动,平均差不多每天一场,完全是狂奔的节奏。8月底,克林顿在纽约长岛连续3天参加筹款晚会,共筹得超过1100万美元现金。8月28日一场爵士音乐会有约200人参加,“人头费”高达3.34万美元。30日,克林顿参加的另一场鸡尾酒会,入场费则从3.3万美元到10万美元不等。

  40年筹集40亿美元,克林顿夫妇的战果,放在整个美国历史上也无人能出其右。与之相较,布什家族从1988年到2015年一共筹集了24亿美元资金。

  克林顿夫妇的筹款秘籍在于各家通吃。自从上世纪70年代比尔·克林顿完全依靠工会支持竞选众议员失败以后,克林顿夫妇的筹款策略就发生了改变,开始同时向工会、律师、科技巨头、自由派活动人士、实业家等诉求不乏冲突的各类型群体寻求支持。40年来,从华尔街到好莱坞、硅谷,克林顿夫妇的筹款网络可以说无所不包。
特朗普竟靠参选赚钱?

  “自己买单”,这是特朗普参选之初就打出的旗帜。然而,自从特朗普锁定共和党候选人身份后,自己拿出的资金就大大减少了,每月投入平均下来才不过200万美元。10月1日至19日期间,特朗普更是只拿出了3.1万美元。至今为止,除了自己拿出的5600万美元,特朗普阵营总计还从其他渠道筹集了1.92亿美元。所谓全靠自己,显然不成立。

  特朗普一直将商业头脑视为自己的竞选优势。参选过程中,特朗普也没有忘记照顾自家生意。买自己的书、在特朗普大厦租房子、支付特朗普大厦的餐饮费、给自己的专机开出交通费,通过种种名目,特朗普把不少竞选资金付给了自己。

  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5月特朗普竞选团队光向其自身旗下企业和家庭成员就支付了至少110万美元,差不多占到了当月总开支的五分之一。这不免让人想起特朗普2000年时曾说过的话:“我非常有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在竞选活动中赚到钱的总统候选人。”
揭秘 

  每轮大选周期,超级富豪一掷千金的报道必不会少。今年的带头大哥是对冲基金大佬Tom Steyer和Donald Sussman,两人分别拿出了3800万美元和2340万美元。超级富豪们将创纪录的天量资金注入大选,所依赖的撒钱工具正是2010年后横空出世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

  超级富豪的撒钱工具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对“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进行裁决,判定政治行动委员会一类的法人组织,其“独立开支”等同政治言论,和个人言论一样同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因此不受捐款以及开支的限制。

  这一判决犹如打开了一道蓄水阀,让此前受到捐款限制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可以无限制地接受捐款,同时也可以无限制地将这些捐款用于选举,所谓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就此出现。

  根据法律规定,“独立开支”是Super PACs合法运营的前提,也就是说这组织在运营上不能听从具体某一位竞选人指挥,也不能直接为某一位竞选人注资。然而现实中 ,许 多 Super PACs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抬高或攻击某一位竞选人,其经营者也经常是某一竞选人的朋友、先前下属或者家庭成员。甚至有众多空壳公司一夜间成立,其目的就是为了给Super PACs注入资金。

  据彭博社统计,截至10月27日,支持希拉里的Super PACs共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资金,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则筹得了5910万美元,基本同他自己拿出的钱相当。

  不无讽刺的是,对冲 基 金 大 佬Donald Sussman对媒体表示,自己之所以为支持希拉里的Super PAC“美国优先行动”拿出超过2000万美元,就是希望希拉里当选后能够改变这个“让巨额捐赠成为可能的体系”。

  观察

  希拉里真的岌岌可危了吗?

  选情的起伏,FBI决定重启“电邮门”的调查,让十天前还十分笃定的希拉里阵营措手不及,在最后一周似乎有些不确定了。她在竞选集会上重复表示,FBI的新调查不会有任何惊人的发现,并指责特朗普拿此大做文章。

  这次,似乎连被特朗普指责帮助希拉里胜选的“主流媒体”,以及此前只说希拉里在“邮件门”事件中“粗心大意”的FBI也开始“背叛”她了。前者马不停蹄地挖料,后者出其不意地“搅局”。
力挺希拉里大人物纷纷出马

  见情况不妙,力挺希拉里的大人物们纷纷出马,陪伴在希拉里左右,亲自告诉还摇摆不定的选民不要将票投给特朗普。这其中包括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歌手凯蒂佩芮。连曾在初选中大骂希拉里腐败的桑德斯也亲自上阵。

  不仅如此,奥巴马在沉默数日后批评FBI局长科米。他说,美国进行的任何调查,都不应该基于“影射”,并指科米宣布新调查的时机有问题,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他还向美国人保证,希拉里的人品没有问题。

  这些大人物的努力究竟会取得什么效果,目前还不好说。毕竟,今年的这次选举充满着意外。谁会料想到特朗普的“下流录像带”会在十年后被翻出;谁又曾料想,FBI在貌似结案了以后,突然又在选前一周宣布重启调查?
特朗普奇兵隐身选民最后杀出?

  分析人士也指出,一群口头上不愿承认支持特朗普、背地里却会悄悄把票投给特朗普的“隐身选民”将会把这位备受争议的亿万富翁送入白宫。

  《新西兰先驱报》11月3日也刊文称,基于提前投票数据和一种名为“布拉德利效应”的政治理论,即很多选民本已下定决心支持特朗普,但他们因为害怕被贴上政治不正确的标签而在民调中撒谎说不选特朗普,但正式投票时却又投票给特朗普,这群“隐身”选民很可能会成为特朗普的制胜法宝。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引述弗吉尼亚州一位共和党人的话说:“我认识很多不愿意承认会投票给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我自己也不愿意承认。如果希拉里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5个百分点,这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否则的话,投票日当天的结果可能会让众人大吃一惊。”

  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新京报》等